“这座通往东阳府的传送阵坏了?”

苏辰目光冷冽,道。

“是的!”

中年管事硬着头皮道。

“坏哪里了?”

苏辰眉头一挑,道。

这会儿,他干脆也不等中年管事回答,直接一跃,进入传送阵。

四周来往的路人很多,看到这一幕,脸上纷纷露出感兴趣之色。

“这个人谁啊?”

“好大的胆子,这年轻人居然敢自行进入传送阵。”

“嘿嘿……这里的传送阵,可是萧家的人在管着,他们可不好说话。”

众人目中闪过一缕缕幸灾乐祸的神色。

美女乌黑长发一泻如瀑布好清新

果不其然。

这会儿,有一个吨位远超三百斤的胖子,急呼呼跑了出来。

“小子,谁啊,赶紧给我出来。”

这胖子,隔着大老远的吼道。

“咦……居然是萧大圆,这家伙向来势利,且又小肚鸡肠,这个年轻人怕是要挨训了。”

人群中,有不少人显然是认识这个三百斤的胖子。

“小子,我命令,现在马上立刻赶紧给我出来!”

萧大圆站在传送阵外,冷若冰霜,吼道。

这会儿,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中年管事,怒气翻滚,一脚直接踹了过去。

“废物,我要给我把这传送阵守好,怎么让无关人等进去了。”

萧大圆大骂一声,扬起手臂,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

“大人,饶命啊!”

中年管事一脸恐惧,瑟瑟发抖。

不过,他却不敢躲。

只能任由萧大圆这一巴掌扇了过来。

嗡!

可就在这时。

一只白皙干净的手,轻轻落下。

轻而易举间,便是把萧大圆的手臂给捏住。

“啊……”

萧大圆惨叫一声,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要被人给捏爆了,脸上的肥肉,疼得一颤一颤的。

“是这里的负责人?”

苏辰在传送阵内绕了一圈后,走了出来。

“小子,我不管是谁,我劝最好给我松手,否则我萧家跟没完!”

萧大圆满脸怒火,吼道。

“萧家?要跟我没完?这话,回去问问萧定,给他一万个狗胆,他都不敢跟我这么横。”

苏辰冷笑一声,挥手间,一巴掌直接把萧大圆给掀飞出去。

而后,他目光一闪,看向中年管事。

“这里有万年龙朽木吗?”

苏辰神色一动,问道。

刚才,他仔细检查了一番,这座传送阵,的确是坏了。

其中用‘万年龙朽木’铺设的地基,全都坍塌了,必须要重新布置才成。

“万年龙朽木?”

中年管事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

“大人,这万年龙朽木贵比极品灵晶,仅仅只是一寸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何况是要修复这座传送阵的话,至少需要上万寸龙朽木。”

“这其中花费之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闻言,苏辰脸上一抹惊讶之色。

“能看出这座传送阵的故障?”

传送阵的地基,一般都是安置在最底部,且有阵法之力掩盖,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出毛病的。

“我是个阵法天师,对于传送阵这方面,颇有研究。”

中年管事沉默一下,道。

“什么?是阵法天师?”

这下子,苏辰是真的被惊到了。

阵法天师,这身份可是一点都不比青竹这样的一品丹师要差,甚至还要尊贵得多。

但眼前这人,居然沦落到这般地步,只能任由萧家人使唤,甚至是打杀。

这也未免太惨了吧!

“哼……老狗,能不能要点脸,就?还阵法天师?真是搞笑!”

萧大圆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不屑道。

“当年,要不是我萧家好心收留,恐怕,早就被一群混混给打死了吧!”

这会儿,苏辰目光一凝,落在中年管事身上,隐约间,似乎能够看到,对方体内残破的丹田。

“原来如此!”

苏辰脸上闪过一抹恍然之色。

难怪这位阵法天师会混得这么惨,敢情是整个丹田都被人打碎了,武道根基破灭。

此生不复修炼路。

“小子,可知道这座跨府传送阵的价值要多高,至少数十亿灵晶,刚才进去了,要弄坏哪个零件,拿命来偿还都不够!”

萧大圆目光阴森森,喝道。

“来人,给我把这小兔崽子拿下!”

轰!

刹那间,一道道恐怖至极的婴境气势,轰隆隆爆发。

“放肆,哪里来的小贼,竟敢来我萧家的地盘撒野!”

九位婴境初期的护法,气势滔天,一出现,犹如雷霆之怒,轰轰降临,直接锁定住了苏辰。

“动手!”

萧大圆几乎快要气疯了,自己当众被这小子打飞,简直就是颜面扫地。

此刻,要是不把这小子拿下,别人还真以为他们萧家是泥捏的。

“不要!”

中年管事一脸着急,道。

此刻,他不是担心苏辰的安危,而是担心这九位婴境护法。

虽然他的修为不在脸,但他的眼光与见识还在,自然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年轻人,非常可怕。

即便是他曾经遇到的生死大敌,在此人面前,也绝不会有半点胜算。

“老家伙,是萧家的狗,给我滚开,要再敢护着外人,我连一起拿下。”

萧大圆面容狰狞,喝道。

“长老,我不是在护着外人,我是在为咱们萧家的安全考虑啊!”

中年管事一脸绝望,苦涩道。

“各位婴境护法,们若想好好活着,那就不要出手,否则,今天们必定有陨落的危险。”

哗!

这话一出,直接掀起滔天的哗然。

“什么?”

“萧家的婴境护法,只要出手就有陨落的危险?”

“这是几个意思?难道说,这个年轻人的实力,还在这九位婴境护法之上?”

“哈哈……这也太搞笑了吧,九位婴境护法,联手之下,恐怕即便是半步阴玄,都得退让吧!”

四周武者,一个个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这老狗,还真是吃里扒外,居然帮着外人来威胁我萧家护法!”

萧大圆一脸寒光。

“他没说错,如果敢让这些婴境护法出手,那么,我不介意抹掉他们九人的性命。”

苏辰一脸云淡风轻道。

说实话,在他眼中。

九位婴境护法,与地上在爬的蚂蚁一般,都是一抬脚就能踩死的货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