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雯很开心乔舜辰还关注她的动态。这种被关注的感觉很幸福,打心底里溢出美滋滋的幸甜蜜感。

同时她也在心里嘲笑着自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容易满足了。乔舜辰这一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夸奖,都能让她产生强烈的幸福感。

“舜臣,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找帮忙的。我想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找一个专业一点的学校充实一下自己。只有学到了东西,我在工作的时候才不会吃力。”

叶雯早就打听好一切,但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学习,是为了修复她和乔舜辰之间的关系。她知道乔舜辰喜欢秦静温那种有能力的才女,要是自己也朝着那个方向发展,乔舜辰一定对她另眼相看。

夫妻缘分她暂时不敢奢望,只希望乔舜辰能消化掉以前她所做的所有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计前嫌不怨恨憎恶就好。

叶雯继续说着。

“我听说B大有个研修班,不知道能不能帮忙让我去那学习?”

“学习?不错的想法。这样既能充实自己也能让自己以后的路好走一些。叶雯,能有这样的想法我很欣慰。放心吧学校的事情我帮沟通。”

从乔舜辰的语气当中可以听出,他对叶雯改变的事情还是很赞成很欣慰的。他和叶雯在一起好几年的时间,感情没了但有种情谊也是割舍不掉的,毕竟她救过他的命。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叶雯能过上能量满满的生活,不要再把经历投入在他身上。

现在看来她正在改变自己,正在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这种时候只要叶雯有需要,他一定帮忙绝不推辞。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乔舜辰说完就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出去,叶雯在一边听得清楚,乔舜辰所说的都是他上学的事情。过了一会乔舜辰的电话结束。

“没问题,周四去报道就可以。”

“我跟简单的说一下,每周二周四的晚上有课,周六周日都有课。现在是三个班,一个初级班,一个中级班,还有一个高级班。上课时间相同,授课老师不同。”

“以现在的状况我给报了初级班,慢慢学慢慢成长一步一个脚印踏实一点走。”

乔舜辰把具体的情况说了一遍,没有征得叶雯的同意直接帮叶雯做出了选择。他对叶雯寄予厚望,认为她有发展的前途。

“好,我听的。这方面比学校的教授有经验,觉得我在哪个班级合适我就在哪个班级。”

叶雯开心的笑了,没想到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看乔舜辰对他如此热心,她觉得一切都有希望。

“不过,周四晚上可不可以陪我去啊。我都不知道找谁,要是有我就能方便一些。”

叶雯紧接着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有一半是自己的私心,但有一半是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毕竟她不认识B大的什么教授。

“看看我的时间,周四晚上要是没有应酬我就送过去。”

乔舜辰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有时间,所以也不能给叶雯绝对的回答。

“也不用勉强,要是周四没时间我就周六再去报道。舜臣,知道的我这个人没自己出去办过什么事,我真的有点抵触。”

叶雯做好了乔舜辰不陪她就向后拖延的准备。

乔舜辰亲自过去一定有不一样的效果,老师和校长会对她格外照顾的。

“也好,等我电话就好。”

乔舜辰只能这么说了,而且叶雯说的对,的确没有单独出去办过什么事。而且他帮忙介绍的,和校长老师见一面对校长和老师也是一种尊重。

“好,舜臣谢谢了,总给添麻烦我都不好意思。”

“对了舜臣,最近的记忆有没有恢复,那件事情想没想起来,要是有什么困惑,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叶雯热情的说着,虽然是个谎言,虽然乔舜辰早晚要知道,但此时她还是想用这个谎言博得乔舜辰的好感。

“没有,这段时间太忙,顾不上那件事。”

乔舜辰不想提起这件事,提起了他的思绪更混乱。这段时间他想把这件事情放一放,想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等他治愈好了,等他习惯了没有秦静温的日子以后,他一定重新开始一切,一定回归到原来的轨迹当中。

“噢。过去的事情了,也没有必要纠结。舜臣是个大忙人,我就不打扰了。”

叶雯说着站了起来,苏沁还在楼下等她,她还想和苏沁在聊一次,然后在决定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

“那好,电话联系。”

乔舜辰没有留叶雯,因为已经没有别的话题可聊。

叶雯走了以后,乔舜辰回了休息室。

回到休息室想起了秦静温,这个房间是他的私人空间,只有秦静温进来过。这里到处都是秦静温的影子,即使衣柜空了,即使洗漱间她的用品都以扔掉,可他依旧能感受到秦静温的气息。

乔舜辰从没想过自己会为情所困,而且情路走的如此坎坷。难道越是这样的爱就越难以忘记么。

叶雯走出乔舜辰的办公室就把电话打给了苏沁,两人约好在一家冷饮店见面。

“这么快就和乔总谈完了,我以为还要多谈一会呢。”

苏沁先开口说话,现在她对叶雯又抱有希望,还是老想法,只要叶雯能和乔舜辰在一起,她的以后还是傲娇的。

“我着急出来见,说了几句就出来了。”

“对了,说秦静温跟乔舜辰彻底分手是真的么?”

叶雯再一次确认着,生怕把事情弄错。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么。他们公司和我们公司签订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上一个合作案结束到现在半个多月了,秦静温一直没来上班。这一次他们公司派过来上班的是杨姐,不是秦静温。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苏沁认真的解释了一下,想起杨姐她就有气。现在杨姐可成了赢家了,比她的位置要高,工资待遇都比她好。

“杨姐过来了,那看来是真的。”

听到杨姐叶雯的心也不舒服,因为她想起了杨姐对她的几次提醒。

“雯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是个好机会。李沫和乔总不管是什么关系,但我听说她人品不好。我们只要找到李沫的弱点暴露给媒体,我们就成功了。”

“别看这个李沫家庭背影厉害,但往往是这种人才不堪一击,要比秦静温好对付的多。”

苏沁又开始游说叶雯,给她灌输一些反方向的想法。

叶雯沉默了,她想着苏沁的话,知道她这么说有自己的私心。可是她说的有她的道理,李沫是公众人物,的确经不起流言蜚语。

若她弄出点绯闻来,不管她家有多大实力,乔家都不会接受有污点的女人。

与其说叶雯沉默,倒不如说她动摇了,说她的心又开始痒痒了。

秦静温这个最大的难题解决了,剩下的还是事么。李沫解决了,再把孩子的事情隐瞒好。然后努力学习努力工作,让自己也强大起来。

这样被乔家接受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我们该怎么对付李沫呢?”

叶雯开口问着苏沁,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很难。

“这个我不是太清楚,但是宋以恩一定有办法。”

苏沁早就想到宋以恩这个人,转来转去她觉得还是宋以恩能帮上忙。

“宋以恩?她能有什么办法?”

宋以恩这个人,叶雯是有些忌讳的。要不是她跟着乱出注意,也不会把事情弄得这么遭,不会招惹Jonny这个人。

“好几年前,那个时候还没回来。李沫和乔总就传出过绯闻,后来被宋以恩给知道了,宋以恩把李沫给解决了,从那以后她没敢缠着乔总。”

那个时候苏沁还是乔舜辰身边的红人,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是宋以恩解决的。

“她用什么办法解决的?”

叶雯稍微有了一点兴趣。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才让找宋以恩的。去见见她,就算她不说,也能透漏出一些信息来。我觉得她手里一定有李沫的把柄。”

苏沁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剩下的她只能私下帮忙,不能替叶雯出面。毕竟她现在的工作回来的不容易,她要谨慎再谨慎。

“宋以恩不是生病了么?我们去找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叶雯谨慎的问着,对于苏沁给出的办法她暂时不想接受。

“对啊,她是生病了。癌症,活不几天了。就是因为她要死了才去见她。要死的人了她不能怎么样了。们若提起这件事,就说自己多痛恨秦静温,这样们就有了共同的敌人。告诉她,她没完成的替她完成。”

“总之就是说她喜欢听的,这样她对就没有戒心了。”

苏沁还在源源不断的提供后继援助,她能做的,能说的都不能见光,必须保护好自己。

“我好好想想怎么办吧。”

叶雯还是不能立刻就决定一切,毕竟她被以前失败的事实深深的折磨过,如果在不吸取教训如莽行事,后果可能比这一次还要严重。

“也好,谨慎一点好好想想。对付李沫就要一次成功,不能给她反击的机会。”

“对了雯姐,秦静温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国外的那个计划是不是就用不上了。那……那些钱是不是也该要回来了?”

苏沁每一次都惦记着自己的钱,这笔钱的迟迟不能归还已经让她时刻惦念,甚至影响了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