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爱如潮水

,精彩免费!

文平家里是没有什么背景的,能够走到今天,完在于他善于抓住机会,趋利避害。

他越发觉得自己让邱大正和文娟分手是多么明智。

他文平现在只是小有身家,日后有了苏坤楠抛来的橄榄枝,他可以想象到,日后文家说不定也能成为真正的富家,他创办的公司,说不定哪天就能在纽交所成功上市。

在林天成没有落难的时候,文平把文娟介绍给邱大正,林天成一落难,文平就强制两人分手。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很光彩,文平当然不会细细说。

想通事情的原因,文平一颗心稍稍放下。

这个时候,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文平一颗心又稍稍激烈跳动起来,他有预感,很可能又是什么大人物过来拜访自己。

最s新…o章节…t上k:2:7e07

5l9◎√

果然,何香莲开门的时候,外面站着的,竟然是中医院的院长曾亚林。

何香莲脸上笑容拘谨,“曾院长。”

文平做药品生意的,当然认识曾亚林,他以前也想过找曾亚林做生意,曾亚林并不理他。

花颜小女纯纯的夏季风采

看见曾亚林亲自上门,文平心中忍不住一喜。

他没有怠慢,立即起身,态度依旧卑谦,但并不受宠若惊了,“曾院长,你怎么过来了。”

曾亚林的地位和袁规是差不多的,但曾亚林身上的气场就比袁规强太多了。中医院是林天成的娘家,他以前和林天成有过一点点恩怨早已经一笔勾销,昨天还和林天成合影上电视。

纵然邱大正和林天成关系好,但文平只是邱大正的准岳父而已,他今天来完是给邱大正面子。

曾亚林对文平点了点头,看见袁规也在,脸上的表情稍稍有些尴尬—-昨天袁规的电话他没有接。

袁规的表情同样有些尴尬,“曾院长。”

曾亚林点头致意,脸上露出关切的表情,“袁院长,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

袁规掩饰性地咳嗽了下,“前两天冷气开的太足,感冒了。”

曾亚林道,“袁院长要注意身体啊,只有你的身体好了,才能更好地为广大病患服务。”

袁规心中苦涩,没有接口。

曾亚林又笑吟吟地看着文平,“文总,前一段时间我比较忙,怠慢了文总,文总不要放在心里,我这次过来呢,就是想了解一下,文总说的那些药品具体是什么情况。”

文平心里美滋滋,同时也有些感慨。

人这一生要发财,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只需要抓住一两个机会,便足够了!

文平正打算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公司资质和主打药品之类的,这个时候,门铃声再次响起。

何香莲满脸笑容上前开门,看见门外站的是邱大正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面色顿时阴冷了下去。

只是,感觉到邱大正身边的年轻人气度不凡,再加上家里还有很重要的客人,何香莲并没有立即发作,只是不满道,“不是说了让你出去打工吗,还来我家里干什么。”

邱大正道,“我是来找文娟的。”

文娟听到了邱大正的声音,跑了过来,“大正。”

曾亚林和袁规两人听到是邱大正来了,同时起身。

文平相当生气起来。

他正是因为强制邱大正和文娟分手,袁规和曾亚林才会上门,现在邱大正来了,他当然要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文平道,“袁院长,曾院长,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这个邱大正不学无术,自我膨胀的厉害,我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一个好东西,已经让文娟和他和平分手了。”

袁规大吃一惊,增大眼睛看着文平。

曾亚林脸上也露出几分惊悚。

此时文平已经没有去看袁规和曾亚林,为了证明自己的态度,他走到门口,对邱大正道,“邱大正,身为一个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你这样我只会更加看不起你。”

有文平撑腰,何香莲也胆大起来,用威胁的目光看着邱大正,“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忘记了?不想走路了是吧?”

林天成虽不满文平夫妇的态度,但他看的出来文娟对邱大正还是很好的,便笑了笑,“文总,这和拿得起放得下没有关系,大正和文娟是真心相爱的。可能是有什么误会,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大家把话说清楚。”

文平也感觉到林天成气势不弱,觉得对方应该是以前跟在林天成身边的什么公子哥。

只是,江岸省的天已经变了!

文平道,“年轻人,你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这个时候,曾亚林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文总,慎言,当心祸从口出。”

听到曾亚林语气不对,文平的心猛然一沉,开始思索林天成的来头。

曾亚林已经来到林天成面前,满脸笑容,微微低头,“林少。”

林少!

听到这个曾亚林口中这个称呼,文平如遭五雷轰顶!!!

能够让曾亚林这种人物,低头称一声林少的,放眼整个江岸省,除了林天成不会有别人。

这个时候,文平又哪里还想不明白,袁规和曾亚林先后上门,并不是因为苏坤楠,而是因为林天成。

文平不过是小福贵之家,在袁规这样的人眼中也就是一条讨饭的狗,林天成,可是江岸第一少啊。

这种身份差距带来的压迫力是难以言表的,更何况,刚刚文平还说林天成没有面子。

只一瞬间,文平的脸色就变的惨白异常。

何香莲也想到了林天成的身份,身子都在微微哆嗦。

林天成没有生气,对曾院长点头示意,然后目光落在文娟身上,笑道,“你就是文娟吧?你爸妈不欢迎我们,不会连你也不欢迎我们吧,大正听说你被禁足,心疼的直掉眼泪。”

文娟看着父母已经吓的面无人色,袁规站在沙发旁边抖个不停,曾亚林院长也是笑容可掬,文娟同样有些拘谨起来。

林天成在沙发上坐下,其他人,包括曾亚林在内,在林天成没有开口之前,都站在一边。

林天成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都坐下吧,不要拘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