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帅看着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绝美少女,生命的威胁让他魂飞天外。他不由得寒毛倒数,骨碌一下咽下一口口水。

他倒退几步,一下子瘫软在地,哪里还有什么嚣张的气焰。枫影儿见状,直接撤去了精神威压。

她冷眼看着贺帅等人,冷冷道:“这里不欢迎你们,给我滚!”

“是是是!”贺帅自觉逃出生天,连忙带着手下灰溜溜地逃出了医馆。他们甚至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好!”贺帅一走,医馆里面爆发出满堂喝彩。看到贺帅等人的下场,众人无不拍手称快。

“不愧是枫大夫!”

“这些纨绔子弟,确实应该好好教训。”现场的病人们七嘴八舌地说道。

“好了,大家不要再说了。”枫影儿连忙道,

“好了,医馆继续营业,大家有什么病我接着诊治。”阿春看完刚才的这一幕,忍不住对身旁的小红说道:“小红姐,原来仙子姐姐深藏不露啊!”

“那是当然,这枫大夫可是神通广大的,这些宵小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呢?”小红自豪地说道。

“现在我倒是为仙子姐姐的丈夫担心了。”

“怎么了?”

纯净洁白泡泡浴美女

“仙子姐姐,这么厉害。她的丈夫有的苦咯!”

“呵呵,你怎么知道枫大夫的爱人没有她厉害呢?”

“不会?”以阿春的认知范围,现在枫影儿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是天花板的存在了。

“我倒是听枫大夫提起。她的爱人的实力,就是她也远远及不上。”小红笑着说道。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的人,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识见识。”阿春认真地说道。

贺帅等人会溜溜地回到贺府,一进大堂就开始哭爹喊娘地大吵大闹。正巧贺府管家贺礼正在大厅,见贺帅这般模样连忙上前询问道:“少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礼叔,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贺帅哭丧着脸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老爷不在,有什么事情我替你处理。”贺礼忙道。

此时那贺喜在一旁插嘴道:“还不是为了那间新开医馆的小娘儿们吗?”

“新开医馆?”贺礼疑惑了,

“好了,快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于是贺帅把自己去医馆迎娶枫影儿,然后被她教训一顿的事情交待了一遍。

贺礼听完,说道:“贺少爷,你何等身份的人,怎么能够娶一名来历不明的医生当正妻呢?老爷在这里,肯定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不行?”贺帅说道,

“自从那一次偶然看见,我的魂早就被她勾走了。就算我折寿十年,我也要娶她。”

“真是个痴情种子!”贺礼叹了口气,

“不过虽然不能娶她为妻,但是纳她为妾应该是没有问题。”

“还纳她为妾,那个女人差点要了我和少爷的命!”贺喜苦笑道。

“我听你们说,她一个人就把家里的那些个保镖都收拾了吗?”贺礼问道。

“没错,原本我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医生,所以我以礼相待。谁知那女子突然暴怒想要杀我。保镖兄弟们自然不答应,上去和她拼命,都被她收拾了。辛苦我们跑得快,要不然我今天也见不到礼叔了!”这贺帅声泪俱下地颠倒黑白。

“可恶,入我们贺府已经是你上辈子积德了,竟然还不愿意?再说了,就算不愿意也不能够出手伤人啊!”贺礼大怒。

贺帅朝贺喜使了个眼色:“看来这礼叔是愿意帮忙了。”于是贺喜连忙加了把火:“就是嘛!要知道我们贺半镇可不是盖的。一个山野小女子竟然敢冒犯我们贺府实在是活腻味了。如果我们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到时候我们贺家可要颜面尽失啊!”

“不错,看起来是要好好收拾一下这医馆了。”贺礼想了想说道,

“不过听你们的描述,这个女子这么厉害,应该是一个炼气士。”

“炼气士,怪不得呢!”贺帅点点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现在老爷出门办事,府里的几个高手大多带走了。”贺礼陷入了沉思。

“不是还有一个吗?”贺喜提醒道。

“没错,礼叔。那位爷可是我们府内第一高手啊!”贺帅惊喜地说道。

“这周大爷是高级炼气士,有他出马必定万无一失。但是他可是背着人命啊!一般轻易不能让他出手。”贺礼说道。

“礼叔,我们对他可是有活命之恩啊!而且这些年来,我们好吃好喝的供着,他还从没有为我们府上出力过呢?这一次不正好是个机会吗?”贺帅说道。

“但是老爷怪罪下来……”

“怪罪下来,就我顶了!”

“这个……”贺礼依然很犹豫。

“礼叔,这样!你就带我引荐一下,其他就有我来说服他!”贺帅恳求道。

“那好!”抵不住贺帅苦苦哀求,贺礼只能无奈答应。不多时,贺礼就将贺帅带到那个周大爷的院子。

这个周大爷本名叫周冠强,确实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高级炼气士。他的实力在这个地方可谓顶尖的存在。

但是此人劣迹斑斑,十分好色。干出了不少惊天大案,现在已经被官府通缉。

当他逃到这一片的时候,终于寻求到了贺府的庇护。贺府的老爷,贺晨看中了周冠强的实力。

于是把他留了下来,用于震慑镇上的各方势力。虽然这周冠强从没有出过手,但是高级炼气士的实力,却让镇上的其他实力颇为忌惮。

这些年,这贺家隐隐已经成为了这个镇子上最大的势力。当然也有那些不甘心受制于贺家的人,向官府举报过周冠强。

但一来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二来这一个小地方根本没有能够战胜高级炼气士的人。

曾经有几个捕快趁着贺家老爷出门的时候,尝试围剿过周冠强。但之后第二天,只看见参与围剿的捕快,被挑断手筋脚筋,最后被一字排开摆在官府门前。

自此之后,没有人再敢打这周冠强的主意了。请周冠强这一危险人物出山,这贺帅垂涎枫影儿的美色,也是不顾一切了。

“周爷!”贺礼敲了敲周冠强的房门。房门打开了,周冠强露着上半身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走了出来。

这周冠强一身的健子肉,上面还有无数道伤疤。谁都能想象得出这家伙当年,一定经历多少生死的考验。

“是贺总管啊!找我有事吗?”

“不是我的事情。”贺礼一边说,一边让出一条路,露出了贺帅的身影。

“贺少爷。”

“周爷!”贺帅恭敬地说道。

“怎么,到底有何事需要劳烦我?”周冠强轻佻地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贺帅当下将枫影儿的事情说了一通。然后他当即深施一礼道:“晚辈无能,所以只能厚颜祈求周爷的帮助了。”

“闹了半天,原来是为了这点事情啊!”周冠强轻蔑地说道,

“我还当是什么难事呢?”

“周爷,您有办法?”贺帅高兴地问道。

“贺少爷,你不就是要那个女医生吗?很简单,只要把她抓来不就行了吗?”周冠强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个…….”

“难道这个时候,贺少爷还想怜香惜玉?”

“那倒没有,只是那个枫影儿可不是好惹得主。”

“能有多厉害?只要我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就有劳周爷了!”贺帅连忙道。

“不过呢?让我出手的话,我这风险可是担得有点大啊!”周冠强话锋一转道,

“照理说我受了贺家这么多恩惠,理应知恩图报。但如果我一旦出手被人官府发现的话,到时候牵连到贺家就不好了啊!”贺帅听了,心中骂道:“这个周冠强,真是一只老狐狸。这个地面上,官府哪里还敢惹你。要报酬就明说。”不过贺帅心里这么想,但对着周冠强依然是一副谄媚的面孔:“是是是,这一次的确让周爷冒了极大的风险。但是这一次是为了我下半生的幸福,这才逼不得已有请周爷出马。当然,决不能让您白白出手。”贺帅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房契递了过去。

周冠强接过去一看,顿时变了脸色:“这不是镇上闹事区,兴云斋那个珠宝店的房契吗?”

“没错!这是我名下的最赚钱的产业。只要周爷帮我这个忙,那我愿意将这间下金蛋的母鸡,拱手奉上。”

“好家伙!这个败家玩意,竟然还真肯下血本。”周冠强心中也不禁暗道。

“好,没想到这贺少爷如此豪气,真有乃父之风。”周冠强高兴地说道,

“我不为了这个报酬,光为了贺少爷这豪爽的脾气,刀山火海我周某人接下了。”

“真的吗?”贺帅显得十分激动。

“我周某人答应道事情,如何作假?”周冠强一脸轻松地说道,

“你告诉我医馆的地址,三天之内,我定让你和那个枫影儿拜堂成亲。”

“那就多谢周爷了!”贺帅高兴地说道。

“好了,我先去准备一下,你们先回去静候佳音!”周冠强摆了摆手道。

带贺帅两人走出院子,这贺礼显得有些不悦。

“少爷,你为了个女人,就把那兴云斋给那个周冠强了?”贺礼问道。

“那是当然,为了那个绝世美人,十间兴云斋我也在所不惜。”贺帅说道,

“而且礼叔,你以为那个兴云斋还值钱吗?”

“怎么了?”

“呵呵,那间兴云斋经验不善已经是一个空壳了。就算是给那周冠强,也是一点也不可惜。”贺帅笑着说道,

“所以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来满足这周官强的胃口。”

“原来如此。”贺礼也是如释负重。

“礼叔,我办事还是有分寸的。”贺礼笑着说道,

“我看你还是去筹备我纳妾的事宜!否则晚了,等我爹回来了,说不定他就不同意了。”

“知道啦,少爷是想把生米煮成熟饭!”贺礼点点头,

“少爷放心,等那周冠强把人带来,我就立刻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