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骑马确实比乘坐马车,视野要好上许多。

阮明姿骑在高大威武的红枣马上,悠闲自在的让那红枣马同马车齐平,听着马车里的双胞胎姐妹花掀起车帘同她叽叽喳喳的介绍:“这一段路景色不错的,我记得前面有一片桂树林,金桂飞扬,遍地飘香,景色可美了。”

“真的?”阮明姿悠然神往,“桂花不错啊。”

七茗连连点头:“我也很喜欢桂花的香气。”

阮明姿浅浅笑着继续道:“桂花的用处可多了,可以做桂花糯米枣,桂花糖露,桂花糕,桂花杏仁豆腐,桂花芝麻汤圆……可多好吃的了。”

“……”喜欢桂花的七茗完全没有想到,看上去也很喜欢桂花的阮姑娘,满脑子都惦记着用桂花来做吃食。

绮宁露出悠然神往的神色来:“……我记得过年那会儿,你用梅花做的梅花糕味道好极了。”

阮明姿看着绮宁这些日子跟她餐风露宿,脸都瘦了一圈的小模样,心下一软,立马承诺道:“等一会儿经过那的时候,我采摘些桂花。若是晚上投宿的地方有条件,我看看能给你做点什么吃食。”

绮宁笑容荡开,清脆的应了一声好。

阮明姿这边说了一句要采摘桂花,等到了桂花林那儿,却发现有点不巧,这一块几乎低枝的桂花,都被人采摘得差不多了,徒留下极高的枝头上,桂花开的正盛。

而落在地上的那些,因着先前刚下了一些雨,土地略有些泥泞,已然是不能用了。

阮明姿隐隐有些遗憾,八彤扒着窗户安慰道:“这一处盛产桂花糕,想来是附近的人们采摘去做桂花糕了。”

珊瑚白色衬衫图片

阮明姿点了点头,安慰绮宁道:“既然此处盛产桂花糕,等会儿到了地方,我给你买一些来尝尝也是可以的。”

……

阿礁往后看了一眼,见后头的马车似是微微停驻,阮明姿正俯身同马车里的双胞胎姐妹花在说些什么。

苏一尘打马过来,见了他家殿下的神色,又顺着他家殿下的视线看过去,“哦”了一声,解释道:“阮姑娘先前说要用桂花做桂花糕,只可惜这片林子低处方便采摘的桂花都基本光了,只剩下高处那些……”

他话音逐渐变小,面对他家殿下那意有所指的眼神,诧异的指着自个儿,“殿下,你该不会是想……”

他家殿下没说话。

但也没否认。

于是苏一尘懂了。

“……”苏一尘在想,若是师祖知道他学来的绝世轻功用在给小姑娘采摘桂花上,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苏一尘倒也不抗拒。

毕竟,人家阮姑娘,是他家殿下的救命恩人嘛。

换言之,就等同于是他的救命恩人。

给救命恩人用绝世轻功采摘桂花,完全没问题!

苏一尘毫无心理负担的翻身下马,纵身一跃,脚又在桂树枝干上一蹬,身形几飘,人便已经攀上了桂树的高处。

不多时,苏一尘摘了一兜的桂花回来了。

这次不待他家殿下吩咐,苏一尘很是自觉道:“我这就去给阮姑娘送去。”

说完,便径直往马车那儿去了。

阿礁勒着马缰的手微微松了些,淡淡的看了一眼,转过头去,又重新震了震马缰,往前路去了。

意外得了这么一兜桂花,阮明姿也很是惊喜,跟苏一尘连声道谢。

绮宁看了看苏一尘,又看了看阮明姿,若有所思。

“晚上就可以做桂花点心了。”阮明姿心情不错,笑盈盈的,一旁的七茗八彤也在那凑趣,说也要尝一尝阮姑娘的手艺。

阮明姿在枣红马上拍着胸膛应了。

只是她还未坚持到晚上,腿便有些支撑不住了,磨得厉害。

阮明姿也没有硬撑,同马车里坐着的劲装青年说了一声,两人便换了回来。

七茗倒有些担心,想看看伤得如何了。

可马车里还有个绮宁……这人虽说生得貌若好女,可却是货真价实的少年,总不能当着这绮宁的面,查看阮姑娘的伤势。

七茗有些发愁,阮明姿反倒安慰她:“没事,我这估计就是红了些,倒不刺痛,还好还好。”

“那到了投宿的地方,还是得早些上药才好。”八彤在一旁插嘴。

阮明姿连连点头,骑马到底是耗损了不少的体力,她靠着车厢壁,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只是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七茗在车窗那招了人过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但没多久,马车便又停了下来。

七茗轻轻推了推阮明姿,“阮姑娘,到投宿的地方了。”

阮明姿睁开眼,含糊应了一声,跟着七茗八彤一道下了车,才发现车外的天色似是还有些亮。

她诧异道:“今儿这么早就投宿啦?”

七茗只笑没有说话。

绮宁倒是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先前七茗在车窗那边说话,她们习武之人,下意识都压低了音量,绮宁着实也没有听清。

不过提前投宿就能提前上药,这对阮明姿来说也是一桩好事。

绮宁便把这事给按下了,没有说什么。

投宿的地方是个小驿站,房间还算充足,阮明姿自个儿一间。

她在屋子里刚解开衣衫,要去看看大腿内侧,就听得外头有人敲门,随即传来了七茗的声音。

“阮姑娘?”

阮明姿重新把衣衫合拢,把门打开,“七茗,有事吗?”

七茗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关切道:“你腿上的伤如何了?……这是金疮药,我们习武之人跌打惯了,这药倒好用得很。”

“没事,我这应该就是红肿了些,没受伤……”阮明姿道。

“那也拿着,以备以后不时之需。”七茗把那小瓷瓶不分由说的往阮明姿手里一递,自己迅速跑远了。

阮明姿无奈的看了看手里那小瓷瓶。

七茗在远处走廊那朝阮明姿挥了挥手,“阮姑娘,有不舒服的地方记得上药。”

说完,一溜烟跑过了转角。

阮明姿只得拿着那小瓷瓶进了屋子,重新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