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与‘三水铁木’有很大关系,古初之令,如果作为控阵之物,一旦激发,必定会产生阵光。”

“这种光芒,与三水铁木碰触到一起,容易产生反噬之力,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通常在控阵之时,都不会将古初之令放在身上。”

“这也算是古初之令的一个弊端吧!”

苏辰脑海内,念头飞速转动,道。

“小子,没想到对古初之地的东西,了解得很嘛!”

秃毛鹦诧异的看了苏辰一眼,道。

“偶然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记载而已。”

苏辰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

反正,他总不能跟秃毛鹦说,老子前世就是古初之地的人!

“那咱们真不去半岛西北边看看了啊?”

秃毛鹦脸上露出一抹不甘之色。

虽然,刚才苏辰的分析,很有道理,可它却不愿就这么放弃。

淘宝日系风格装扮女郎优雅迷人

说不定,自己反而是对的呢?

“去,当然去了,谁说不去了?”

苏辰目中光芒一闪,道。

“丫的,明明要去,那还说一堆废话!”

秃毛鹦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哈哈……我说的去,不是我去,而是去!”

苏辰指了指麦田的西北方向,笑了起来。

“啊……什么意思?跟我去了?”

秃毛鹦睁大了眼睛,道。

同时,它还在心里对苏辰一阵吐槽。

“奶奶的,自己这傻主人,到底又要折腾什么幺蛾子哇?”

这话,苏辰当然不知道,也没时间去管秃毛鹦怎么想的,只是吩咐道。

“等会,咱们兵分两路,去西北方向看看,如果月初公子人在那边,就通知我,要是人不在,想个法子,将那古初之令,给我弄过来。”

苏辰神色一动,道。

“那要去干嘛?”

秃毛鹦有点不情愿。

跟苏辰分开,虽然自己是自由了点,可危险也是大大的增加了。

这就好比,原本有一棵参天大树给自己遮风挡雨。

突然间,这棵大树不见了。

那自己岂不是就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了。

“我选择相反地方向,我去麦田东南边看看。”

苏辰目光一动,看向东南之地。

隐约间,他似乎看到。

那里的麦子,颜色比其它地方要金黄一些。

虽然这份变化,十分细微,可他的心神,十分敏锐,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同。

而且,还有一个事情,苏辰没说。

之前他在看到浮空半岛上面,出现的异象,便是从东南位置传来的。

这才是他敢断言,月初公子绝不在西北方向的原因。

“那行吧,我去麦田西北边瞧瞧,等会要是我把月初公子的那块令牌给弄来,要奖励我什么?”

秃毛鹦临走前,还不忘跟苏辰要点好处费。

“拿到令牌,成功带回来,我给‘仙药古册’,要是能再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地心药石’也一并给。”

苏辰知道,要想马儿跑得快,那就得让马儿吃够草!

“小子,那别耍赖哈!”

秃毛鹦得到苏辰的承诺,屁颠屁颠的跑了。

“哼……跑得可真快!”

苏辰看到秃毛鹦远去的背影,轻哼一声。

这家伙,刚才还装得畏畏惧惧,怕这怕那的,可现在听到自己答应的奖励,顿时干劲十足。

一个眨眼,便是彻底不见了踪影。

那些隐藏在麦芒之中的不灭钢针,虽然寒光闪烁。

可却对秃毛鹦没有半点影响。

“果然,这家伙刚才是在跟我藏拙!”

苏辰摇了摇头,叹了一声。

这只秃毛鹦,什么都好,就是花花肠子太多了。

自己明明有本事避开不灭钢针的攻击,可非要装作瑟瑟发抖,躲在护罩之中。

“不过,这家伙实力越强,对我来说也是好事,希望秃毛鹦真能将那块控制整个麦田杀阵的令牌带回来。”

苏辰轻喃一声。

转身间,朝着东南方向掠去。

既然做了决定,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

秃毛鹦相信自己的判断,而苏辰也是,同样相信自己的分析。

那么,最终谁会是正确的呢?

马上就有答案了。

大片大片的麦子,在微风中,泛起了金黄色的浪涛。

谁也没有注意到。

就在这金色的麦穗海洋中,有道人影,正在快速移动。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苏辰脚步一顿,停了下来,抬头时,看到前方的麦田里面,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土坑。

这个土坑,非常特别。

虽然在四周根本没有麦子掩盖,可从远去去看,根本看不到土坑的存在。

仿佛,在这土坑的四周,有一层奇特的结界,屏蔽了一切视线。

只有像苏辰现在,进入土坑边缘千丈的位置,才能清楚看到土坑的存在。

“果然,我就知道,这个地方有问题!”

苏辰速度降了下来,小心翼翼靠近土坑。

同时,他还全力催动‘七彩宝莲灯’,心神之力,运转到了极致,仔细观察土坑附近的虚空变化。

几乎在他走到距离土坑只有百来步的时候。

苏辰猛地停了下来。

“果然是‘无色均光罩’,难怪能屏蔽我的视线与心神探查。”

苏辰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无色均光罩,同样是一种来自古初之地的秘宝。

其作用,便是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某种东西,或者某处位置,给掩盖起来。

这种光罩,没有任何色泽,与透明无异,极难发现。

刚才,要不是苏辰借助‘七彩宝莲灯’的力量,也发现不了这个光罩的存在。

“还好让我找到了这个‘无色均光罩’,要是刚才一不留神,直接闯过去,那就麻烦了。”

苏辰心底露出一抹惊悸。

无色均光罩,虽然不会伤害到自己,可要是他莽然冲过去,那肯定会引起布置此物之人的察觉。

那样一来,无疑会暴露了自己。

而且,还让敌人有了准备。

这样就会让自己彻底陷入被动的局面。

“接下来,必须想个法子,将这‘无色均光罩’给解开再说。”

苏辰眉头紧皱,喃声道。

要想在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下,解开‘无色均光罩’。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